2020-06-03
第五章互相刺探(34/186)
“别说笑了,你没看见,没听见我刚才在做什么,说什么吗?”我开始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有点秀逗了。“我听见了,也看见了,但是对我来说,这只是你还不知道你的领域的代价之前的幼稚举动。从绝望诞生至今,就只有我冰雪红莲能一直跟在孤独身边,因为,冰雪红莲比孤独更了解孤独,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只有我才是你最适合的人。”于紫凝微笑着。我会这样吗?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用那么一副了解我的样子在那里数落我,人类的语言真是奇妙呀!耳朵里被强行塞进的自以为是的字眼,我忍不住大吼一声:“够了!”声音之大,让于紫凝和我都沉默了。不过于紫凝接下来的动作让我知道我说的一切都是徒劳,她不带丝毫表情的脱下了四角裤,露出小麦肤色上的白皙大腿和大腿尽头之间那团茂盛漆黑。瞬间,曾经仔细品尝过的一切又从记忆里面苏醒,那两股间的瀑布,风中摇动的漆黑,满脸泪水的痛哭,温软湿热的下体,关于于紫凝的身体的回忆竟是如此的清晰,原来我没有一刻忘记,没忘记于紫凝的丝毫。是我不经意的迷上了她的身体,还是因为我对她有愧疚感?“不要再用那种自以为很了解我的语气说话了,不要再说几千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不在,也不可能在,我就是我──雷正。不要用孤独来称呼我,关于我的领域的代价的问题,你喜欢就说,不想说的话就算了。”实在是够了,身上已经背负太多感情,现在再突然蹦出来这样一个总是说着几千年前的事情的女子,还企图干涉我的生活,我受不了了。说完之后我一转身,毫不留恋的往外走。其实代价什么的,我虽然担心,大不了通过姐找神来问个清楚明白,但估计“他”也不会不告诉我。既然放过我,就是还需要我活着,我自然也不用怕。“纵使记忆不在,性格也和以前差不多呢!真让人怀念。”于紫凝在我背后一声轻笑,接着眼前白影一闪,一团香风扑鼻的东西便冲进了我的怀里,随着于紫凝的娇笑声:“孤独,我们做爱吧!”我刚想一掌打出去,可是那团白影速度之快,我根本来不及挥出手臂,已经温香在抱,被于紫凝搂的结结实实。更可怕的是那女人溘然旁若无人的抓着我挥出去的手,转过来按在她那柔嫩丰满的乳房上,还凶狠的揉搓起来。喂,虽然这不是你的身体,你也不用这样搞法吧?我可不担保我能克制的住。的确,就在我在于紫凝的手的操控下玩弄她的乳房的时候新闻资讯,下体已经硬的发疼了。靠!今天的裤子怎么这么紧。我的呼吸变得紧张起来新闻资讯,脸也一下红了。真没用新闻资讯,我怎么说也算和三个女人上过床了,为什么还是如此没有定力,轻易就受到别人的诱惑?“为,为什么你一定要和我做爱?”我趁着还有一丝理智,咬牙切齿的哼道。“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呀!”于紫凝理所当然的笑道,她转过来,吻上了我的脸颊,咬住了耳垂,喘着气,在我耳边说道:“孤独,我的王,主人,夫君,唯有和我做爱,你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我也是呀!没有了孤独的冰雪红莲,就没有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了,虽然你从来没有爱过我……”于紫凝那双明如秋水的眼睛瞪得又圆又大,身体轻轻的颤抖着:“你当我是这个女孩子也好,是冰雪红莲也好,弄我,我自然也会告诉你关于你过去的一切,包括你的领域,绝望和希望。”美人软语相求,加上诸多利益需要,我自然不可能反对,而且于紫凝吐气如兰,熏得我头晕脑涨,在她动人娇躯的全线侵袭下,我完全失守了。一个转身把她压在床上,手就往她下身探去,爱抚着她那两片紧闭的粉红小嘴唇,中指在两扇门中间轻柔的上下滑走,然后用姆指与中指捏揉那柔软的小门,手在里面不停的动,刺激的于紫凝一双秀眼里满是羞愧,脸颊已经红润。随着我的手不停玩弄,我能感觉出她的下体越来越湿热,两扇门顶端那粒小花生米也膨胀起来了。于紫凝有些羞愧的挣扎着,两条大腿夹住我的手,鼻孔发出“唔……唔……唔……”的快活哼声。我没有停止抠按,于紫凝再也支持不住了,陡然用她那性感湿润的嘴唇盖住了我的嘴。两人热烈的接吻,于紫凝张开那丰满的小巧嘴唇,我把舌头探进她嘴里和香舌搅动起来。我无所顾忌地推揉着,抚摸着她。女孩的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小猫在叫春。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几分钟前我还带着兴师问罪的心情来质问这个女人,现在却和她亲热的接吻在一起。更可怕的,是她对我的认知在六千多年前,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要求和我做爱,而最重要的竟然是我也答应了。于紫凝小巧圆润的手慢慢拉下我裤子的拉炼,用手指将我的小弟弟慢慢拉出, 内蒙古十一选五抚摸我那软唧唧的肉肠, 内蒙古11选5投注技巧玩着那软缩的前端,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她不知想起了什么, 内蒙古11选5彩票网呵呵轻笑着。不一会儿,肉肠前端在她玩弄下渐渐发硬、发长、发热,一上一下的跳动起来。“呀!真吓人,比以前还要厉害,我的手都快攥不住这突然变大的家伙了。”于紫凝双眼迷离的发出咕噜的吞口水声音。我忽然感觉到一丝莫名欣慰,听她的语气,我比以前的我还要厉害吗?嘿嘿……和以前的自己比小弟弟的人,我都算是世界上第一个了。于紫凝转了个身,背对着我翘起了圆臀。透过双腿,我能看见她大腿根间那丛柔细浓密的毛发乌黑湿亮,粉红的两扇门细嫩外翻,圣洁肉缝是淫湿紧密。真是没有一点瑕疵!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看了这幅淫秽的场面,迷人美少女全裸着,站着待我奸淫的画面,肉肠早已不争气的硬得发痛,翘得高高的。我情不自禁的揉着她那美好的双乳,捏着那对坚挺起的鲜红乳头……于紫凝肉体深处原始的欲望仿佛被完全挑逗起来,呼吸急促,浑圆修长的大腿张了开来,开始呻吟,她的私处又湿又滑……突然想起了雪山上第一次与于紫凝的云雨之行,我跪了下去,舌头探进她湿润欲滴的三角地带,轮流将那两片丰厚多汁的小嘴唇含进口中,轻柔的吸吮,再把舌头探进她爱之缝隙的下端,然后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小花生米,优雅的舔着它,感觉著闻着于紫凝下体传出淡淡可爱的气味……于紫凝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无意识的呻吟着,无力的瘫在那儿,任凭我在她的肌肤上为所欲为,大腿不由自主地摆动着。很明显地,肉洞上方有个小豆子样的东西慢慢鼓起,探出头来。我跪在于紫凝脚边,揉捏着她的脚,边说:“你的脚形很秀美,白皙娇嫩,脚趾整齐,真是美足,我喜欢。”说起来的确奇怪,于紫凝的皮肤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但一双奶子、下体、臀部和一对玉足却非常白,奶子等那些长年累月在衣服里面的我还可以理解,那对脚是怎么回事,我就真的无从得知了。我忍不住舔着于紫凝翘起的秀美白嫩的玉趾,她呻吟一声。我用嘴直接把于紫凝脚趾吮吸,淡淡脚味,用手贴在脚弓上轻轻的磨擦着。那种滑润的感觉真是太棒了!然后双手游移在那修长匀称大腿,四处捏弄着。把肉肠对正花园,在她下体那红润的小嘴唇周围磨擦,弄得她大腿根、菊花都染上了一层淫水。“来吧!孤独,让我冰雪红莲的身体来满足你,新闻资讯让你把一切不快都忘记吧!”于紫凝突然叫道。我心里打了一突,不由有点泄气。对呀!在现在的于紫凝看来,她是冰雪红莲,而我是孤独。可是,可是真实的情况是她是于紫凝,而我是雷正呀!气上心头的我一个发狠,大声命令她:“于紫凝,把我的肉肠放进去,听见没有!”于紫凝顿了一顿,就在我以为她生气了的时候,她一声嘤咛,乖乖地抬起屁股,扶住我那发烫的硬肉棒,我顺势用力一挺,只听见噗叽一声,肉肠一半插进两扇淫门里,我立即感到进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软和温暖中。未料于紫凝唉哟一声,痛苦的淫叫:“啊……你的太大了!轻一点啦!”双手赶紧按床上,转过头满脸惊惧的看着我。奇怪,我的小弟弟有这么大吗?我怎么不知道?肉肠在于紫凝体内挺进,又硬又热的往一个非常紧窄的通道里塞去,到处都是淫水的滋润,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悠悠地抽出,屁股才开始一前一后地动着。我将她的大腿高举过双肩,开始慢慢有力的抽送。很快的,就没法控制屁股的抽动频率,开始像一匹野兽一样奸淫着于紫凝,空气中弥漫着激情……“啊!不要!啊啊!好大……啊啊……”于紫凝嘴里立刻发出淫浪的啜泣声。“别难为情。你不是和我干过一次了吗?”我淫笑着。天,我竟说出这么不知羞耻的话,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我真是一个人渣。于紫凝不答话,一边用力弯曲着两条修长的玉腿,一边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著猛烈进攻,粉脸绯红的她兴奋的扭动着,从她樱桃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膨胀的肉肠在她的蜜道里猛的插入更深。刹那间,我感觉到肉肠的顶部抵到了她的子宫口。“不要!啊啊!那么大力……我……受不……了……孤独,不是叫你不要把领域力量用在欢爱中吗?快把你那东西变回原状!哎唷……”于紫凝忘情地喊出来,完全不忌讳女人所有的矜持,说着我不是很懂的话,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红柿。此刻的我什么都不管了,拚命的抽插着,她的两扇门随着我的肉肠的进出一张一合,淫液也随着肉肠的出入,顺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我看到曲线玲珑的美丽身段和屁股里插入肉肠的情形,觉得后背上已经冒出汗珠。于紫凝的哼叫开始越来越古怪了,许多人名、地名,都从她那小巧的嘴唇里面叫出来。我决定速战速决,喂饱她,要在短时间内做完爱,免得夜长梦多。虽然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可我硬是觉得有点不妥。当下我把肉肠抽出到只剩前端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猛冲锋,用力的急速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落满脸,两手把床上的被单抓的乱七八糟,每插入一次,她就大叫一声:“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好!”于紫凝她淫荡的呻吟声让我差点忍不住要射精了,连忙用我的嘴塞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在数不清的撞击后,于紫凝发出哼声,全身颤抖。她忍不住还是发出激昂的声音:“孤独,来吧!给我吧!我受不了了……哎唷……”于紫凝身体轻颤,陡然一阵僵硬。我没想到她如此便达到第一次高潮,只见她此刻呼吸急促,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她的蜜道里都是淫水,我依然抽动着肉肠,她的屁股也迎和着,并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也许是因为于紫凝已经高潮的问题,她的蜜道也产生了莫大的夹力,我一个把持不住,就把子孙都留在她体内了。接着,我压着她躺在床上,激烈的喘着气,一抹绯红浮上了于紫凝的俏脸。“喂,这,这样行了吧?”我喘着粗气问道。“和我做爱是痛苦的事吗?”于紫凝推开了我,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向房门。从我这个位置,也能看见我的子孙正从她的下体沿着大腿往下流。我忽然又想起了那天强奸于紫凝并在她体内喷发后,那一度渴望看到的精液与她小腿肤色互相辉映的情景。那情景此刻正在我面前闪烁着。“进来吧!孤独的爱人。”于紫凝竟然就这样拉开了门,把因为看到她的样子而吃惊捂着嘴巴的姐姐一把拉了进来。“啊!”看见我那耷拉着脑袋的小弟弟的时候,姐姐又叫了一声,迅速的别过了头,脸孔通红,还浑身发抖。我也慌忙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拉过被子遮掩着刚才和于紫凝大战留下的痕迹。“怎么,难道你还没和孤独上过床?”于紫凝语气满是轻视的把姐姐朝我一推,姐姐登时脚步踉跄的向我跌来,然后顺势压在了我身上。感受到姐姐柔软的胸部和那快速的心跳,可恨那不争气的小弟弟再次硬了起来,隔着一层薄薄的被子和衣服顶着姐姐的下体,姐姐好像也感觉到了,她哀怨的瞪了我一眼,却没有立刻起来,而和我维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啊啊啊啊!”于紫凝夸张的叫着:“没想到,真没想到,绝望之主,领域之王,那个没情没心的孤独竟然会对女人这么温柔,难道你还真的敢爱上别人?”听到于紫凝说的什么绝望,没情没心的鬼话,姐姐立刻满脸疑问的看着我,我低声道:“我是真的爱你的,两个身分都那么爱你。”我的意思是作为姐姐的弟弟,还有一个男人,我对姐姐就有着两种不足为外人道的感情,只不过一个是合法的,一个则是世所不容而已。“冰雪红莲,真的够了,不要再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了,还有,于紫凝在哪里?你把她怎么了?”我搂着姐姐坐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于紫凝。“就是因为你听不懂,我才要告诉你。我很庆幸孤独首先碰见的是我冰雪红莲。”于紫凝说着说着忽然朝着姐姐吼道:“女人,我叫你过去是帮孤独清理下面,你呆坐着干什么?”“你凭什么命令她!”我一看她吼姐姐,立刻忍不住咆哮,同时搂着姐姐,大声地说道:“谁都不可以在我面前对她不敬!”登时,我和于紫凝两个寸步不让的互相瞪着。“你,这里很难受吗?”这时,姐姐陡然伸出一手搂着我的脖子,另外一手按着我鼓起来的下体,在我耳边轻轻问道。“那是当然的,啊!不是,你别听她乱说。”我顺口回答了一半才猛然懂得刹车,可是已经说出了口。姐姐温柔的笑了一笑,轻巧的一转身,看了于紫凝一眼,便脚步轻快的走进了厕所。我不由叹了口气,湿答答的下体不难受是骗人的,可是现在好像我和姐姐都被这个披着于紫凝外皮的人吃得死死的,那种感觉也同样很难受。“你为什么抗拒我,这一切都不过是命运的安排。哦!你是担心这个身体原来的那个女孩子去了哪里吗?”于紫凝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不见了,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可是她的所有都在我的记忆里,包括你所重视的许珊、杨小雅,你讨厌的伍军,你对她的强奸,还有刚才那个女人,你的姐姐──浅野丽美。”“你什么都知道!”我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怒瞪着她。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刚才还假装不认得姐姐,让她做那么难堪的事情,可恶的家伙。“你生什么气?”于紫凝满脸不解的看着我。姐姐拿着湿毛巾走了进来,看我看着她的时候不禁脸一红,接着快步跑到我身边,伸出颤抖的手,握着毛巾就往我下体擦去。“等一下。”我按住了姐姐的手,低声道:“你不需要这样做,她什么都知道了。她知道我们姐弟的身分。”“我知道。”姐姐莞尔一笑,美得如同盛开的玫瑰一样漂亮迷人,接着,我就听见她微笑着说道:“我只是站在一个对你有了八年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的女人的角度,做她能做的事情而已。你不需介意。”说着,她开始仔细的擦拭我那坚挺的下体,而我,则是愣了,痴了,瞬间化作了化石,脑海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姐姐刚才的话。原来,姐姐也爱我。

  原标题:俄罗斯莫斯科交易所证券交易将恢复 暂停原因正在调查中

,,黑龙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