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4
第四章冰雪红莲(33/186)
“我,我什么都没做过呀!”我心里一酸,忍不住蹲了下去把于紫凝搂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背脊。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的原因,反正从小其他人就说我毫无性格,再多做一两件其他人不明白的事又有什么所谓。姐姐不愧是她常常自称的天上天下唯一的美貌与智慧并重的超级大美人,被于紫凝甩到一旁的她站着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我和于紫凝,她双眼陡然一亮,满脸自信的快步走到我身边,低声在我耳边道:“会不会是因为你的领域力量?空间系的领域力量都有非常可怕的效果。”啊!一言惊醒梦中人,我这才想起那天本能占据了我的身体强奸于紫凝之后,曾经说过要于紫凝生不如死,享受成为废人的感觉,然后就把部分领域力量输进了于紫凝的体内。昨天曾经有那么一刹那我已经怀疑是我的力量让于紫凝变成这样,只是因为急着去追许珊和想跟小雅解释才忽略不想,莫非真的……联想于紫凝在我面前的这两次失态都是我刚刚有让她痛苦的念头之后发生的,如果说和我没关系是不可能的。不过领域力量能做到这种程度吗?下意识的意念也能让人如此痛苦,那么能完全运用“孤独是唯一的永恒”的我岂非无所不能,这样我根本不用怕任何人,只要能把力量输进对方体内,那对方就完蛋了。“弟弟!”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姐姐猛然拍了我后脑勺一下,把我打清醒过来。“她快不行了。”姐姐有点害怕的看着我怀内神色狰狞,不,应该是说神色宛如恶魔的于紫凝。此刻的于紫凝那姣好的面孔布满条条凸起的青筋,红色的血管快速的不住一缩一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快速的流动着,一头短发正在空中诡异的扭动,皮肤苍白的快变成死人般的颜色,嘴唇铁青铁青的,双眼翻白。姐姐说得不错,于紫凝快不行了。“喂,你别吓我,你已经让我很麻烦了,要是你就这样……我会更麻烦的,你不许有事!”我吓得三魂不见七魄,慌忙紧搂着于紫凝,慌张的大喊着。我虽然知道领域力量能帮我治好于紫凝,但只有半桶水的我根本不懂得如何使用它。唯一知道的,就是要想,要全心全意,集中精力的去想,那么领域自然的就将会被我调动。所以,此刻的我唯有抱着于紫凝,告诉我体内那孤僻的力量,这个人对我很重要,别再继续伤害她湖北快3,就这样放过她吧!当我还在担心这种方法有没有用湖北快3,领域是否如此有灵性的时候湖北快3,银光从我的身体四周冒出,瞬间把一切都淹没在银色海洋里面。这时,一道红光和一道白光突然自于紫凝体内喷出直冲天际,发出嗤嗤声响,速度飞快之极,然而就在两道光芒要击中我的房子的天花板的时候,一层银色光幕忽然在它们上方出现。接着,三种力量搅拌在一起,银色光幕显示了绝强的中和力量,竟然把粗若象腿的红色和白色光柱往四面八方分散开去,让它们化成许多道细微的光流,仿佛结成了一个红白网络把我们包围在里面一样。重新接触地面的无数红白光流在稍微停顿了一刹那之后便全都朝我怀内的于紫凝冲过来,迅速的没入那停止了颤抖的女孩体内。“……”姐姐和我都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齐齐吞了一口口水之后,才看着对方,不约而同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知道?”我俩再次同时苦笑道。随着我们的疑问,周围的气温开始急速下降,却在我因为担心姐姐受不住这寒冷而再度使用领域的一刹那开始回升,最后房间的温度高的吓人,热得我和姐姐满头大汗。更重要的是姐姐只穿着衬衣,温度一升,满身汗水的她立刻展示出里面那迷人的黑色胸罩,还有隐约露出的滑腻肌肤,而目前,她正因为紧张而紧挨着我的手臂不住摩擦。奇怪?也亏我够细心,在这么多奇怪事情的冲击,加上身旁大美女的不经意挑逗,我还是发现了引发这一切的元凶──于紫凝的本身有着更让人在意的变化。她身体的温度没有变化!也就是说寒冷、酷热都无法影响她的身体,相对于汗流浃背的我和姐姐来说,于紫凝本身就有着让人讶异的问题所在。“孤独,王……领域的王者呀……经过六千六百六十六年的寻找,我终于找到你了……”一道断断续续,低沉但妩媚的声音自我怀内的于紫凝口中缓缓飘出,仿佛带着诡异的气息。听了于紫凝所说的话后,我的心跳顿时突然变得不正常起来。侧头看了姐姐一眼,她的脸色同样苍白得可怕。没想到的事情,我绝对没想到竟然会从于紫凝的口中听到关于领域这两个字,还有孤独,我不会认为于紫凝的孤独是其他意思,我会认为那是一种名字称呼,我的领域力量的名字,于紫凝从何得知?难道她也是领域者,是神的人?不对!从姐姐如此紧张地抓着我的手的动作就可以看出,她根本不知道于紫凝这个人。那么,内蒙古11选5难道于紫凝是像我这样不受神所控制的领域者?“光的对面, 内蒙古十一选五必定有黑暗。希望所在, 内蒙古11选5投注技巧也少不了绝望的存在。孤独,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我们等着你的归来。”于紫凝从我的怀内飘了起来,浮在半空,低着头继续低语着。一头长发开始伸展延长,并且换上了鲜红似火的颜色,但是在额头上,又有许多根头发的颜色在淡化,最终变成白色。“你,你不是于紫凝,你是谁?”我反手握着姐姐的手,两人的手都滑滑的,布满了汗水。就算我不熟悉于紫凝,也能从眼前这个人一前一后的神态以及动作看出那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这种情形我好像在哪里看过,本能?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我体内的所谓半个灵魂变成的人格,那时候的我,不也正是如于紫凝此刻一样吗?“名字,只不过是一个记号,不过……”于紫凝顿了一顿,平稳的语气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情绪上的波动:“难道过了六千六百六十六年,你就把我忘记了吗?回答我,孤独。”“说什么六千六百六十六年,那时候我连精子都不是,怎么可能知道你,你是谁,快离开于紫凝的身体。”我慢慢的移动身体,把姐姐拉到我身后。鉴于以前那个不可理喻的本能的行为,我对此刻的于紫凝也不抱有什么好感。“呀──”于紫凝猛的抬头盯着我,高分贝的尖叫立刻从她的喉咙里面发出来,恍若利剑一样刺入我们的耳膜。“领域.消音模式启动!”幸好我早有准备,左手一挥,领域延伸开去,把一些声音都中和消失。“冰雪红莲!”于紫凝眼里凶光一闪,往后一跳,双掌疾拍而出,顿时带出一热一寒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一道冰柱和一团火焰迅速的向我冲来。这是什么内功,这么古怪,竟然能把内功实体模拟化?我愣了一愣,但还是挥出了结界,把于紫凝的两股力量挡在外面。三股力量就这样凝结在半空,更因为于紫凝的力量互相排斥,导致整个房子都弥漫一层白色雾气。忽然,所有雾气都迅速的蒸发消失,只剩下又站回了原地的于紫凝,湖北快3此刻的她脸色已经温和了许多。但我还是不敢大意,看着她一动也不敢动。其实从于紫凝开始质问我是否忘了她,到所有雾气消失,只不过在几秒之内发生,所以姐姐显然还没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从我身后走了出来,看着于紫凝,试探性的问道:“于紫凝,你知道我是谁吧?”于紫凝没有说话,目光却落到我们紧握的手上,一直看着,姐姐被她看得脸色通红,慌忙想要甩开我的手,但我知道于紫凝已经不是于紫凝,当然不能让姐姐冒险,于是自然是握得更紧。“原来你还没想起以前的事情,怪不得你会罔顾你的领域的代价而采取防御的战斗方式,更怪不得你会关心别人。原来你不是不记得我,而是你还没想起以前的事情。”于紫凝喃喃自语着,一脸原来如此的样子。“你说什么?领域的代价,你知道我的领域的代价是什么吗?”我再次大吃一惊,到了这时候我已经不怀疑于紫凝一定和我有很深的关系了。就凭她话中那常常不经意流露出的对我的熟悉,就让我无法按住那强烈的好奇心,特别是她提到的我领域的代价问题。于紫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再次看我握着姐姐的手,才冷声道:“我是绝望三使徒之一的冰雪红莲,相信你应该知道冰雪红莲,所以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你现在就可以说。”我心急火燎的叫道。冰雪红莲,我只知道是领域能力之一,至于绝望三使徒,我则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哼!”于紫凝瞪了姐姐一眼,意思很明白了。“她不是外人,你可以说你想说的话。”我拉了姐姐过来,伸手圈住她的腰。我察觉到姐姐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接着便发软倒在我的怀内,全靠着我的支撑,只是我却很享受这种搂着她的感觉。为了加深我刚才的话的意思,我又焦急的辩解道:“我爱她,所以我什么都不会瞒着她。”“爱人吗?对以前的你是多么奢侈的感情。”于紫凝发出不屑的冷笑:“我要和你做爱,你也让她看着吗?”说完,她竟自顾自的脱去湿答答的上衣,露出一对坚挺的乳房和闪光的身体。“你干什么!”姐姐惊叫一声,终于趁着我心神一分的瞬间抽回手,紧捂着眼睛,把脸别过一旁。然后她似乎才想起没什么好害羞的,放下了手,神情则因为于紫凝的放荡动作而显得尴尬中带着一丝恼怒。“你穿上衣服再说。”我吞了一口口水,声音有点沙哑。俗话说得好,姑娘十八一朵花,于紫凝十八岁也正是姿色迷人,分外漂亮的年华,就拿她的身姿来说,不是夸口,比许多电影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何况此刻的她的魅力实在不是普通人所能抵挡。一米六一的个子虽然不高,却胜在小巧玲珑应有尽有。一头诡异的红白相间长发分外吸引别人目光,鸭蛋脸,两道细细的柳叶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浅蓝色的瞳孔,高高的鼻梁,樱桃红的小嘴唇,还有一双赤裸展示人前的向上翘的丰挺乳房,她就这样站在那里,一双乳房也在微微抖动,显示出少女特有的诱人魅力。看着这我曾经驰骋过的娇躯,我的呼吸急促了,身体发热了,下体勃起了。“怎么样,你要她看着我和你做爱吗?”于紫凝脸上的轻蔑神色更浓了:“又或者你不想知道你的领域的代价是什么?”“我……”明知道事情不对劲,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卑鄙的我转过头看着姐姐,把这个难题交给了她。姐姐的脸色由红转白,接着转青,最后又转成红色。“我出去一下,你,万事小心。”姐姐转过身就往外走,语气有说不出的苦涩。于紫凝满脸得意的在那里不住嘿嘿冷笑,一双玉乳持续上下颤动着。“等一下,姐!”我叫住了低头往外走的姐姐,同时伸手拉住了她,硬是把不说话的她扳了过来,如我所料,姐姐眼角带泪,神色有点伤心。我内心一痛,一阵心疼的情绪迅速蔓延,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那样突然把姐姐拉进了怀里,当着于紫凝的面,在姐惊讶的眼神中吻上了她那颤抖的嘴唇。姐姐的双眼陡然瞪大,充满讶异的看着我,嘴唇被堵的她只能从喉咙传出一些口齿不轻的闷沉声音:“呜……唔……”在我的突然侵袭之下,被抓着双手的姐只能紧闭着她若白贝般的皓齿来阻挡我的舌头的进一步探入。既然伸不进去,我就把舌头时进时出的游走于姐的唇边内、贝齿外。耳边听到的,是姐急促的呼吸声;闻到的,是姐那结合了汗味的少女体香;感觉到的,是姐那性感双唇柔嫩的触感,那么的细腻、滑嫩、温热、迷人。姐好像也被我吻得动情,眼内的惊讶逐渐蒙上一层温柔,她微微张开了嘴,我立刻长驱直入,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与她的温香小舌纠缠着,压着她的胸部的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她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姐此刻好像变成了一团火,而我就正要被这团火融化。“哼!”一声尖锐的冷哼出现,打断了我和姐姐的缠绵。姐身体一震,张开了眼睛,推开了我,急促的喘着气,眼神复杂的看着我。“虽然你记不起以前的事情,做事的风格倒是没有太多变化,很好!”于紫凝说话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爱她,现在你能感觉到我对她的爱了吧?”我大声地宣布道。“爱?”于紫凝顿时愣了。姐姐趁着这短暂的时候恢复了本身的理智,敲了我的头一下,小声地说道:“再占我便宜就打死你。”“是……”我懊恼得点了点头。姐嘴唇的触感,我依然回味不已。“不过姐很喜欢和你接吻的感觉,以后只许我吻你,不许你吻我,嘿嘿!”姐忽然凑了过来,在我耳边低声说道,然后一边发出让我心动不已的笑声一边快步走了出去。咦?姐的意思是说我们以后还能接吻吗?我正要问明白,姐却已经关上了门,而这时,于紫凝也发出了尖锐的大笑声,她笑的花枝乱颤,头发乱舞,笑的捂着肚子跪在地上,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有,有什么好笑?”我不解的问道。的确,有什么东西能让她笑成这样?我不记得我有说过什么能让人笑成这样的笑话。“爱?孤独竟然告诉我,他爱普通人!笑话,太好笑了!”于紫凝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让我气结的答案,当我正要质问她什么意思的时候,她却陡然站了起来,挑衅的看着我,一挺胸膛,冷声道:“好了,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我们来做爱吧!”

原标题:小牛电动直播发售国标旗舰MQi2,售价4599元起

,,辽宁快乐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