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4
第六章走火入魔(35/186)
“坐下!”姐姐按着我坐下,然后就这样毫不避嫌的伸出她那白嫩修长的手擦拭着我那沾满了我和于紫凝的体液,依然狰狞高举的小弟弟。就在姐姐碰到我下体的一刹那,我一个激灵,打了一个冷颤,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女生玩弄那里,最起码在虚拟世界里面米迦勒就曾经狠狠地把玩过,但是现在碰触我那里的是我名义上的姐姐,我一直爱慕的女人,伦理道德加上其他有的没的一大堆感情的刺激下,感觉是前所未有的震撼!我全身如遭电击,火热的精液再无法自制的来个猛烈喷射!我的妈,我,我竟然在姐姐面前发泄了!死了,死了!这次死定了!在姐姐面前射精!真是羞得无地自容了!没有动静?不止姐姐,连于紫凝也没说话,带着疑惑,我悄悄的抬起头,发现她们都满脸红晕的看着我依然被姐姐握在手里的分身,而一些浑浊的液体正布满在姐姐的手背、手腕和我的大腿上。怎么气氛这么古怪、尴尬?我悄悄的挪动了一下身子,却忘记分身被人握在手里,我一动,她们也同时清醒过来。姐姐嘿嘿轻笑一声,打了我的分身前端一下,笑骂道:“真是调皮的东西!”说着,她红着脸拿着毛巾细心的擦拭起来。言行大胆的于紫凝则害羞似的把头转到一旁。我见阻止无效,也蛮喜欢被姐姐抚摸的感觉,也就不再反抗,再度把注意力都转回于紫凝的身上:“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于紫凝原来的思想不见了?怎么可能不见了,她本来的人格呢?还有,你,你要丽美对我做这事是什么意思?”“噢?”于紫凝反倒很感兴趣的看着我,微笑道:“不见了就是不见了,而且你的说法有错误,于紫凝就是于紫凝,冰雪红莲就是冰雪红莲,我并不是什么衍生出来的人格,我从以前就一直存在,每次你复活,我都必定在你的身旁。至于你姐姐……就是你所见的意思。”于紫凝的笑容更浓了,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一直到姐姐在我耳边说一声好了,然后又打了我的分身一下,拉过被子盖好才带着调皮的笑容去厕所之后,我才忽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立刻担忧地问道:“我的领域的代价是什么?”“现在不能告诉你。”没料到,一向显得什么都说的于紫凝现在竟然拒绝了我的询问。我怒气陡升,这不是耍我吗?从刚才就一直说什么以前的我怎么样怎么样,又说什么冰雪红莲对孤独永远忠心,说了一大堆废话,我最想要知道的却不说,真是混蛋。“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冰雪红莲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基于能给予孤独真正的帮助为出发点走势图分析,如果你现在真的爱上了某些人走势图分析,那么走势图分析,如果不在你的爱人们面前说出你的领域的代价,那则是对你的一种伤害。凡是伤害孤独的事情,我冰雪红莲都不会做。”表面上说得好听,不过在我看来,只是一种提高自己身价来和我交涉的手段罢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无论谁都无法冷静下来去接受,我也无法,所以现在的我对于紫凝的感情很混乱,混乱的我无法分辨对她的情绪,还有自己的情愫。“姐,过来,坐这里。”刚好姐姐这时走了出来,站在一旁,我心里一热,忍不住招手,要姐姐过来坐在我的大腿上。兴许是因为于紫凝的刺激,刺破了那层横隔在我和姐姐之间本来就薄得不能再薄的纸张,在短时间发生的这么多事情之中,我唯一还肯定的就是对姐姐的感情了,不再是以前那种又想拒绝,又想把她占有,不希望她把自己当弟弟,却又认为那才是唯一能在她身边的方法的复杂情绪,现在的我,是把姐姐当成一个女人来爱。刚才姐姐说的话,我依然还不是很相信。不过就算是欺骗眼前这个好像脑子有问题的家伙也好,我也很高兴,非常的高兴。姐姐看了看于紫凝一眼,欲拒还羞的轻移莲步慢慢走了过来,然后真的听我的话坐在我大腿上了,还伸出手搂住了我的腰,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不管你是于紫凝也好,冰雪红莲也好,看见了吗?丽美是我的爱人,现在你可以把我的领域的代价告诉我了吧?”我搂着姐姐纤细的水蛇蛮腰,狠狠地盯着于紫凝,厉声道。“唉……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什么都告诉你吧!”于紫凝和我对视了一会儿,似乎终于被我的决心所击倒,叹了一口气,声音竟变得有点沙哑:“正如我先前所说,我乃绝望三使徒之一的冰雪红莲。绝望,是一个组织的名字,目的就是推翻老不死的希望……”姐姐娇躯一震,惊骇欲绝的看着我,我当然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幸好于紫凝看着窗外说话才没发觉姐姐的不妥,我慌忙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同时让姐姐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 内蒙古11选5投注技巧低声道:“什么都别说,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相信我, 内蒙古11选5彩票网只要相信我就好。”果然, 内蒙古11选5彩票平台姐姐一如以往,就像她在雪山时候那样立刻就轻轻的嗯了一声,伏在我身上再也不说话,只是把我搂得紧紧地,仿佛害怕我会离开一般。“呵,你孤独乃是老不死七十多万年前的首个人类大弟子。为了你,老不死创造了一百零八个领域力量,并把领域之王──‘孤独是唯一的永恒’给予了你,从此,你舍弃了原来的名字,改名为孤独。基于老不死本身的体质,他每一百年就沉睡六千六百六十六年,为了贯彻他对世界的控制,你建立了希望,开始在幕后统治世界。”“可是当你频繁使用领域之后,你终于发现了可怕的事情,那就是,所有空间系领域都必须付出代价,而你的领域的代价就是,越是用强大的力量,你所重视的一切将会得到绝望的笼罩。哈哈哈哈哈哈……”于紫凝说着,大声的狂笑起来,她那坚挺圆润的美臀便随着她的笑声摇晃起来,笑着笑着,她捂住自己平坦的小腹蹲在地上,雪白光滑的肩头不住地颤抖,像小孩子似的持续大笑着。“有什么好笑?”于紫凝的笑声实在令人不敢恭维,特别是那略带一丝疯狂意味的感觉,就连姐姐这么坚强的人听到也露出害怕的神情。我看着于紫凝古怪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我怎么能不笑?每当我想起你知道了自己领域的代价后那绝望、痛苦、伤心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发笑。毕竟,在之后的几十万年里面,你就再也没有爱、怨、恨各种情绪,唯一剩下的就是绝望。哈哈,老不死回应了你的希望,却又给予了你绝望。”“重视的一切将会得到绝望的笼罩?”虽然不是很清楚明白于紫凝的意思,我也从她的话中听出了浓浓的不祥味道,担忧开始在心中蔓延。毕竟自从领域第一次发挥作用到现在,我已经使用不下数十次之多,我又怎能不担忧。“就是说,你重视什么,就会失去什么。我还记得,当年当你用领域力量治好了你姐姐的眼睛之后,她却因为高兴过度,不小心跌断了双脚。当你用领域力量治好了妹妹的先天性心脏病后,她却在分娩的时候连同你的孩子一起死去。当你用领域力量守护在你姐姐身边确保她不会再受到任何身体上的意外,她却连同孩子被你的敌人杀死……还有其他诸如小姨子被妖怪吃了,女儿被敌人奸污了,什么表姐、表妹、表哥、表弟这些亲戚更是全都死光光……”“不要说了!”于紫凝说的就是以前的我吗?妈的,走势图分析如果是这样,这个人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我激动的大吼起来:“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老不死制造出你的领域时,就开始规划这个游戏了。本身你那无敌的领域在一个时候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一个伏笔,目的只为了让你无法头尾兼顾,的确,孤家寡人就是你最后的宿命。不过这只是一开始,当你决定反抗老不死,进而建立了绝望之后,在‘引导真实的希望眼瞳’的帮助之下,成功封闭了大部分感情的你也曾经有过一段快乐的时间。可惜,命运操控在老不死手里,于是一再被玩弄的你挑起了领域战争,由于你的领域会让你永生不死,所以你和老不死一直战斗着。”“一直都是孤单一人?”我苦笑着问道。这时,我感觉到肩膀已经湿透了,原来姐姐哭得稀里哗啦,但又忍着不让于紫凝看见,她抓着我的背的手有点大力,指甲陷进肉里让我感到一阵疼痛,心也在痛,没来由的剧烈疼痛,似乎潜藏在身体某处的什么东西也在悲伤一般。“不是。你的姐姐、妹妹都转世,重新在你身边,另外还有几个女人,包括我,都一直在你身边。自从你发现了那个方法之后,你就基本上再也没有失去重要的东西了。”于紫凝说着,露出了含情脉脉的样子,显然想起她口中那段和以前的我在一起的日子。至于我,则是浑身发冷说不出话来,本来还有的几许为自己的领域那强大的力量而感到折服、沉迷的心情,此刻都烟消云散了。领域力量就像一把无坚不摧却没有握手处的宝剑一样,在摧毁敌人的时候也伤害着自己。“怎么办?小正,我们该怎么办?”姐姐终于无法继续假装下去,坐了起来,捧着我的脸孔,满脸泪水的悲鸣道。怎么办,该怎么办?就连我也没察觉,在于紫凝那沉重的声音的影响下,加上那些可怕的事情,我的心情竟完全的沉沦下去,无限的悲戚在心底浮现,越来越感觉生无可恋,一种不如就此死去的念头不断在呼唤着我。糟糕!我心中暗自惊叫,因为我发现我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了。许多往事此刻回想起来,突然都觉得是那么的悲哀和让人愤怒。例如从没见过面的妈妈、丢下我的爸爸、无法保留真气的体质,都既让我伤心又让我愤怒。死吧!死吧!全世界都不需要我,都舍弃了我,连命运也给我开这么大一个玩笑,都是混蛋,一切都是混帐呀!而在这种仇视一切的心态下,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带动我那本来就不甚稳定的夺天真气的反噬,弱小的真气陡然膨胀了好几十倍,变成浩然莫挡的洪流在体内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更要命的是不同于领域力量对身体的无害性,夺天真气经过哪里就把那里破坏殆尽,充满着可怕的毁灭性。不一会儿,我就有两条经脉成了废物,萎缩了。天!我在干些什么?剧烈的疼痛让我清醒过来,我才察觉自己已经陷入了致命的危机,现在的这个情况,有一个很好的成语命名,那就叫做走火入魔。本来我想,凭着我那微薄的功力,就算练功出现什么问题也不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且阿瑞、阁衣他们的功力足以压制我原先功力五倍之内的增幅,只是我没想到臭老爸的夺天真气会强横如斯而已。一着错,满盘皆落索呀!“呀──”剧烈的疼痛让我甩开了姐姐站了起来,仰天狂叫。不过,我没发出任何声音,因为透过我喉咙出来的,是庞大莫名的力量,有霸道阳刚的,也有阴柔诡异的,此刻仿佛以我大张的嘴巴为宣泄口往外喷发。“弟弟!”被我摔到地上的姐姐惊叫一声扑了过来,却立刻被我的护身真气弹开。不,不要过来……看着姐姐一次又一次徒劳的冲过来,我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努力的想说什么话,喉咙却像被火烧一样疼,力量持续从嘴巴冲出来,然后四面散落把我包围在里面。换言之,把姐姐弹开的力量护壁也一次比一次强。迟早姐姐会受不了的!我不禁更显担心。果然,不一会儿,姐姐就在再一次弹开中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嘴角和鼻孔都缓缓流出了暗红色,让人心痛不已的鲜血。我尝试闭上嘴巴,但牙齿根本咬不动那恍若实质的不知是真气还是什么的乳白色气团,我也想过要用领域,可我更害怕于紫凝所说的那些话。体内的疼痛更激烈了,好像又多了几条经脉因为承受不住那恐怖的真气而萎缩了。难道我会这样活生生的疼死?也好,最起码……那就不会伤害任何人了。这样一想,也就突然觉得其实死亡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不用在意于紫凝所说的话,什么都不在乎了。随着这个念头的逐渐加强,一股清凉的气流从眉心冒出,迅速的包围着我的脑部。几乎是同时,我恢复了嘴巴的控制权,闭上了嘴巴,那些力量无法从嘴巴冲出去,便转而在我身体内各处转来转去。奇怪!很快的,我就发现要冲出去的那些力量竟然和还在体内造成破坏的夺天真气分属不同的阵营,它们正在每一处地方与盘留的夺天真气互相做斗争、吞噬、对抗,疼得我浑身不住颤抖。甚至它们之间,当移动到没有夺天真气的所在地后,也立刻分成三股属性各不相同的力量在互相比拚。这是怎么回事?我体内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东西?这些真气力量此刻以我的身体为战场,在我周身各大穴处激烈战斗着。还有两股能量团以超然之姿看着这一切,一股就是眉心的那一丝清凉,占据的地方最小,只不过也是最强大的。强大的那三股能量加上夺天真气也在与之碰触的一刹那就被弹开,完全不是那清凉力量的对手。而最后一股则是胸膛中央的一团微热的能量团,这团能量不只占地小,规模也小,是好几股力量中最弱小的。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些看上去充满侵袭力的夺天真气和那三股力量却仿佛对这股弱小的随便都能吞下的力量视若无睹,毫不在意的就穿了过去,没有丝毫反抗、吞噬,或者融合。一旦感觉到这股奇怪的能量,我的所有注意力立刻都被转移了,浑然忘记了身外的一切。思绪仿佛被看不尽的手抓着这里玩那里拉一样,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无法离开。我也曾经担心过是不是走火入魔的另外一种情况,可是,那力量的奇怪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也许是用夺天奇册的人的心情起伏都是这样快,我由大喜大悲大怨大恨到恢复平静,再到忽然泛起无限的好奇,只不过是在短短的一刹那。随着我的注意力的集中,眼前于紫凝和姐姐的身影开始涣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绚丽多彩,以青色为主,正散发着暖暖的力量的能量团。就在我全心全意地看着这团能量的时候,一道势若奔雷的庞大深蓝色能量铺天盖地的涌来,瞬间把我淹没,直往那团暖暖的能量冲去。不要!我还没来得及惊叫,那团深蓝色的能量好像撞上了什么幻影一样,转眼穿了过去,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呆了一会儿,接着迎来了一道由浅蓝色、黑色和橙色三种不同颜色组成的能量,他们也如先前一样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再次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这个情景,不正如同我刚才所感受到的吗?难道说我的意识已经抽离了身体?可是眼前这虚幻莫测的能量大战是怎么回事?古往今来,真气从来是只可能感觉,体外的真气之所以能看见是因为体外有着各种各样的物体令真气可以现形,没有哪一个医学家可以通过手术来查看真气的形状流向。那么,我看到的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小云南,三年两季荒,半夜挑水钩担响,火把节里栽黄秧。”自古以来,地多田少,山多林少、产业单一,一直困扰着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祥云县经济社会的发展,同时也成为山区脱贫致富的最大难题。

原标题:realme八款新品齐发,真我X50 Pro玩家版领衔,到手价2699元起

,,陕西11选5